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兼收并蓄 疏密有致

2016-4-17 0:05:17 阅读74 评论2 172016/04 Apr17

 

一张硕大的桌子,地上散乱地堆着一些有墨痕和没有墨痕的红星牌宣纸。房子的顶楼平台,是志良兄种养兰花的地方。这是我最初对志良兄书法的感觉。在此之前,或者更早一些,志良兄早就对书法情有独钟了。我曾从别人的闲谈中知道,上高中时,志良兄的书法在同学中已小有名气了。

我是由兰花而认识志良兄的书法的。在他的书法尚未到火候时,他的兰花种养已经是炉火纯青了。兰农的名号,响当当,那绝对是要胜过他的书法的。我从志良兄处认识了很多的兰花品种,也学到了一些兰花的鉴赏能力。梅瓣、荷瓣等的专业名词,绝对是从志良兄的口中得知的。

后来发现,志良兄痴书法。我曾对他用红星牌宣纸练书法一事惊呼他是土豪

作者  | 2016-4-17 0:05:17 | 阅读(74) |评论(2) | 阅读全文>>

艺术真实与生活真实的断想

2016-3-29 12:16:15 阅读39 评论2 292016/03 Mar29

 

前天早上,北京的艺术家韩修龙先生电我,询桃花开时有无叶子长出。

修龙先生是全天候的艺术家,文章及书画皆佳。刚读到过修龙先生为鲁迅文学奖获得者王祥夫先生的作品集做的序。

“桃花初开时,是没有叶子的。”我这样回答修龙先生。

“可是宋代画家画的桃花,怎么叶子就么大呢?”韩先生给了我一个疑问。

是啊,宋人画桃花怎么就多叶且茂呢?难不成宋代的桃花是先长叶再开花的吗?

昨天,得琴家新萍之邀,与画家吕斌摄影家青暮同访沃洲春色。

老画家吕斌擅画山水,是去写生的。摄影家自是在寻山访水中用光影留住美的瞬间。

我是个兴趣广泛的闲人,既不懂画也不识琴。摄影作品看着眼顺就叫好,琴声听着顺耳就鼓掌。所以吕斌先生去写生,青暮去沃洲湖畔摄影时,我直叫新萍生火。

作者  | 2016-3-29 12:16:15 | 阅读(39) |评论(2) | 阅读全文>>

小暮

2016-2-23 16:29:31 阅读86 评论1 232016/02 Feb23

 

她来了。

她来了又去了。
她去了。
她去了又来了。
去年整整一年,我都被她所牵动着。
她的喜怒哀求乐,成了我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
与她相识,只是生活中的偶然。但这偶然,竟成了我一世难解的心结。
每天每天,我的眼前都会晃动着她的身影。
她走了,走得义无反顾。
空余我满腹的惆怅。
那一湖曾经宁静的清水,因为她的存在,而荡开过一阵一阵的涟漪。
实际上,她走是有先兆的。只不过因为我的粗心。或者因为我的错误。
我固执地以为,只要为她在不断地付出,她就不会离开我。
然而我错了。这确实是一个天大的错误。以至我的后半生,将常常为这错误买单。
她是无意间闯入我心中的,确实很无意。
我不喜欢蓄意和预谋。
她来的时候,我正在眺望远方的虚无飘渺。

作者  | 2016-2-23 16:29:31 | 阅读(86) |评论(1) | 阅读全文>>

蟠龙山的梅事

2016-2-19 8:31:33 阅读45 评论3 192016/02 Feb19

 

古人喜梅,可从梅诗梅画中体现出来。王安石“华发寻春喜见梅,一株临路雪倍堆。”王维说“已见寒梅发,复闻啼鸟声”。更有朱熹“梦里清江醉墨香,蕊寒枝瘦凛冰霜,如今黑白浑休问,占作人间时世妆。”历来梅为世人所钟爱。我想王安石和王维吟的应该是白梅。倒是“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说的应该是腊梅。更有红梅傲风雪,尤见梅之风骨。

今年下了几场雪,对梅的期待便多了几分。每每有雪花飘过,总心念着蟠龙山居东侧的那片望不到头的梅花。再忙,也会时不时地去访访梅讯。我的朋友当中,痴梅的人特别多。前年章新萍在河北唐山学琴,我从微信朋友圈中看到她念家乡的梅,折了几枝腊梅花快递给她。今年更是隔三差五地打来电话讨讯梅开几分了。

作者  | 2016-2-19 8:31:33 | 阅读(45) |评论(3) | 阅读全文>>

整理

2015-12-10 1:35:59 阅读108 评论3 102015/12 Dec10

 

   书房里堆着书的纸箱,天长日久后,开始变型。借着简单装修房子的机会,请木工师傅量身定做了一个木质的柜子,把过去的那些日子从纸箱中移到木柜里。于是那些尘封着的过去便简单地透了点气。我看到了一些惨不忍睹的手稿。
我居然还饶有兴趣地扫视了一下那些年。那些手写的稿子,当年的思想和时代特征。
        烟山雅客在微信中给我发了一张照片。那应该是十五年前的照片了。照片中的我,瘦得象根被风一吹就要倒的竹杆,套着的西装极不合身,象穿着长衫般可笑。他说我有愤青气质,一介书生。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看不出书生气来。年轻时,我是一直被称作“拖拉机手”的。“灰塌猫”。据说我妈把我生下来时看了我一眼就说“介难看格小侬”就不喜欢我了。所以我既没有饱满的天庭也没有方圆的地角。

作者  | 2015-12-10 1:35:59 | 阅读(108) |评论(3)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博友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浙江省 绍兴市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圈子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