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和一条狗的十多个小时  

2006-11-10 02:23:41|  分类: 想到就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一条狗的十多个小时
一条狗,一条白色的京巴狗,怀疑这是一条流浪狗。
        当我确信这是一条流浪狗后,我就开始耽忧起它的命运来。以至于从下午开始,我的思绪一直被这条狗牵动着。
        中午出去吃中饭的时候,我看到楼梯口垃圾桶边上躺着一条白色的京巴狗,这类狗我一直以为是宠物狗,因为我注意到它的脖子上还有一截铁链。可能是遛狗的狗主人离开了一下,这只狗就一直安静地躺着晒太阳。“这只狗,真乖”。我思忖道。
        吃完中饭回来,这狗还是老样子。我把摩托车停在它的身边,返身上了楼。
下午因为要去参加一个年文学比赛的评奖,下楼开摩托车时,我看到这狗还是老样子躺着。这回我看仔细了:它的左眼基本上瞎了,本来白色的毛已经染上了尘土变灰了。背上的毛被剪过。再看它时,我从它的眼睛里读到了一种无助。
        我返身上楼,从自家的菜碗里拿了一块猪肉,丢到它的眼前,它闻了闻,缓缓地抬头看了我一眼。我走到离它有四、五米远的地方。它用鼻子闻了闻我刚才丢在它眼前的猪肉,又把肉扒得调了个位置,慢慢地吃了起来。这时候我开始怀疑这是一条流浪狗或者是一条被主人遗弃的宠物狗。
        在途中,我给月白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这件事,并且说,如果当我傍晚回家它还在的话,我就收养它。电话那头,月白的声音有点无奈:“要是你有足够的时间的话,收养它也好”。
        下午的整个评奖过程我都心不在焉,一直牵挂着那只狗。
        本来主办方准备好了晚餐,我因为放不下这条狗,又因为山客来了,所以决定回家做饭给山客吃——山客一直想品品我的厨艺。当我去帅哥店里接来山客到楼下的时候,却发现这条白色的狗还在,它一步也没挪过位置,也许是它腿有疾了。
        到家我找了口碗,洗干净后,在碗里盛了点饭,浇了点菜汤,我将这碗饭放在了它的面前,吃得津津有味。晚饭就好以后,我去房间开窗看它,它正好躺在我房间外的地上,于是拿了块骨头须着窗台将扔了下去,骨头在它的背上砸了一下又弹出了米把路,这时候我看到它找到了那块骨头啃了起来,原来它的脚是可以走的。
        天气有些转凉了。我想它可能会有些冷。哈叭狗们一般是受惯了主人的宠爱的,要是往常,在它主人那里,恐怕早就被裹上了狗衣服了,而这条狗,却如此无助。
        晚上跟一帮兄弟姐妹们谈起这条狗,谈起这狗原本可能给主人带去过很多欢乐。可能因为它的一只眼瞎了,主人就遗弃了它,抑而可能是它挣脱了铁链逃出来寻找它的天地。二种可能都导致它目前的境地。前一种,它在主人失了宠。后一种,它并没有找到它理想的天堂。也许是它的毛色不够纯,体形不够漂亮,也许是它脾性不够好……也许,也许……太多的可能让我对这条狗充满了联想。
        晚上回家时,时间已经过了0点。远远望去,一团白色还在老地方一动一动。走近看时,这条狗抬起了头,它活着!我装了点饭,用开水泡了泡,倒了菜汤拌了拌,端下去倒在原先的碗里。可能它饿极了,在黑夜里,我居然可以听见它舐食的声音。我给月白发了一条短信:“狗还在,我的心在痛,我在给它准备吃的”。没有接到月白的回复。也许月白已经睡着了,也许她的手机因为没电而关了,压根儿就没收到过我的短信。
        想找点破旧的衣服让狗避避风寒,却发现没有可以扔掉的衣服。
        这时候,我再次走向房间的窗台,看了一眼流浪狗:它依然在老地方。
        明天起来的时候,它还会在吗?想找个人说说话,想到山客他们肯定早就进入梦乡了。
                         2006年11月10日晨2时05分在线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