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雅与俗  

2007-03-10 03:19: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阳台上种了棵牡丹,夜泊山客见之,慨叹:大俗!云:你所种之花草,或竹或兰,皆为大雅之物,唯独这牡丹是大俗之物。说毕,竟谣头晃头地诵起了周敦颐的《爱莲说》来……

    山客乃性情中人,喜书法,读史书。对世事时有独到见解。虽年轻,思想却锐利,又肯学。我极喜欢这个年少过近乎二轮的毛头小伙子。当过兵,开过坦克。又在北京待了年把,形形式式的人见了不少,应该算是见过世面的。每当郁闷时,见山客笑意,便觉忧烦顿失。在这样的忘年交往中,我引成了向年轻人学习的态度,让自己的心态变得年轻一点,努力让自己不至于老成残枝败叶。因此,关于山客对世态的见解,我是赞同的多。

    这回,却轮上我不懂了!

    因为我实在搞不清雅俗的分界线。一花一草,一枝一叶,皆饱含着世象。

    我喜欢种竹,在小小的阳台上盘栽一支,看竹叶在窗外随风而动,便觉得这竹清逸。虽然有叶公之嫌,但好竹是出了名的。连我那不谙世事的儿子,都会因竹来调侃我一下。“未曾出土便有节,纵使凌云仍虚心”,“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我是食要有肉,居要有竹。从来不曾想过这是雅事还是俗事。

    我种兰,却有附庸风雅之嫌。去年去书法家杨兄扶真府第,听杨兄介绍兰花品性,听得如坠云里雾里一般。在杨兄介绍一支名为铁骨素的兰花时,竟开口讨了起来。杨兄当时并未将铁骨素给我,只对我说“好的,我送你一盘”。今年春上,偶遇杨兄,他竟提起了这个话题:“我把给你的铁骨素分好盘了,待花开时你过来拿。”原来杨兄是怕我不懂花道,养的兰不上花。果然,初秋时,杨兄打电话来,叫我去捧兰花了。这铁骨素还清香四溢,在我的阳台上开了个把月。心想这该是雅事了。

    晚上在QQ上遇到佛国凡尘兄,言语间忽提及雅俗二字。佛国凡尘兄在QQ上发过来的几个文字竟让我释怀,我甚至想得出佛国凡尘兄在QQ那头哈哈大笑的样子。他说:“俗是地,雅是天,俺们是站在地上看天真的坐飞机到天上,看看地上的,也蛮可爱的,天上有什么好啊,无非是想坐飞机快点换个地方,找个不同的地罢了。于是从一个俗,到另一个俗。 于是大雅者大俗,大俗者大雅, 人啊,总离不开地,离不开俗,偶尔雅一下,就当坐飞机。”

    看了这段文字,这回是轮到我笑意写在脸上了。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那是周敦颐的莲。我眼中的莲花是“根还系在水底的泥里,就以一尘不染贬低他人”。敦颐先生是多少有点爱屋及乌了。

    竹就是竹,兰亦是兰,莲花还是那朵莲花,牡丹花开也烂漫。于是想到雅俗原本只是一念间的差别。雅中有俗,俗中含雅方好!比如莲花。

                           2007-3-10 2:59在线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