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七夕之日的流水帐  

2007-08-19 16:23: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不得有多少日子没有像今天这样早起过了。是儿子把我给推醒的,因为我昨天晚上说过要起早。为了能让自己起来,我上了三保险:让石三夫早点把我叫醒,让孙伟飞开车过来接我,临睡前还跟儿子打了招呼。起来的原因不是为了七夕。说实话,对中国的情人节这个提法我有点接受不了。牛郎织女借鹊搭桥相会,我觉得苦涩得很。三百六十五个日子,仅一天的相会,太短。人生本来苦短,连有情人相见相聚都那么难,我是喜庆不起来的。相聚相见时,没有把悲伤的眼泪落下来,已经是莫大的幸事了。
       明陆的母亲去世了,今天是安葬的日子。选今天为吉日,择七时~九时为良辰。按明陆的说法是特为拣在七巧之期让母亲与父亲相聚。这也是一种人性化,也寄托了儿女们的一片情意。明陆母亲走得不突然,早些天聚在一起的时候,他还说起过他母亲的病情。心里有准备,表面的悲伤也会少一点。只是前次我们去凭吊的时候,发现明陆有点憔悴。他说母亲是在他们姐妹四个托头的托头、扶身的扶身、捂腿的捂腿的情况下回到老家的,最后咽气时,他们兄妹几个都在场。稍可宽慰。
        我辈的母亲们都有些岁数了。先是我母亲、尔后是徐海的母亲,再是三夫的娘、然后是学进兄的母、接下去是丁国祥的妈都归去了。几天前还去了趟江村凭吊老头的老外婆。朋友圈里的长辈们一个一个地去世了。在感叹生命脆弱的同时我们也在感叹着自己的老去。所幸的是,二十几年的老朋友们平素联系虽少,遇事还能一下子集齐。应验古人对朋友的要求是“人生有一、二知己,三、五好友足矣”的话了。
       实在是因为花圈太多,怕到时候没有人扛花圈我们几个朋友才决定去送明陆母亲的。
       六点零五分三夫打电话来时,我已起来上网了,在论坛里灌了几个水贴。与孙伟飞一起去来必堡买了早点在车上吃。好大的雨,能见度极低。超过六十码便看不清道路。岩林与三夫已等开车等在城东大桥头了。王吉因为儿子今天入学考试,不去了。相比之下,死人总是活人重要一些。况且入学事关以后的学业,当认真一点。赶往城东大桥与三夫会合后仍末见老头驾车前来。估计也在路上了。等三辆车六个人到达吴家(现在已更名叫祝家庄了)时,远远地便听见了锣声与鞭炮声。果真来迟了。
       于是在村口等队伍过来。果真看到有人手拿二个花圈,分担了一些,便往墓地。
       不知道乡里还有吃转丧饭的习俗。8点50分,明陆家已经准备好了饭菜。本不想吃,但风俗如此。只好入座。笑言既已知,便只好吃。吃了点豆腐吃了点硬饭。
       一直到现在,没有进食,发现肚子确实有点饿了。其间断断续续地收到过几个关于七夕的手机短信。
                                                                    2007年8月20日在线 16:21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