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秋里访春  

2007-08-31 19:11: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了中秋,就应该算是深秋了。深秋的季节,总与平日有些不同。有时候,虽然赤日依然似夏日般炎炎,但风吹过来已带着丝丝的凉意了。"秋老虎毒煞人"是民间的说法,换成斯文一点的语言,则是"十月还有一个小阳春"。
 
     这一天,阳光很好。用"明媚"二字显然不足以形容它的神韵。约了画家杨轶,去大市聚探访秋色。
 
     印象中有一篇题为《秋色赋》的文章,把层林尽染,万山红遍的美景道得世人皆知秋色之美。秋也确实可人,似成熟少妇般地飘动着她的裙裾,浑身上下散发出了诱人的香艳,足以使人驻足长观,它不象涉世不深的少女,为赋新词强说愁。对秋来说,风刀霜剑刻下的生命历程是真实的,没有丝毫的做作。举手投足间,都可以感受到深秋那种凝重的气息。
 
     杨轶是位油画家,刚刚前几天还在报上看到过他的专版作品。我是不懂画的,但我以为他对色彩的敏感程度几近痴态。虽然他也偶而涉及国画,但我以为他对色彩的运用要比他的水墨来得优秀。心中便窃喜与这样一位"色狂"同行。
 
     大市聚这个地方,向来以它的土特产著名。独一无二的小京生花生听说还做过某个朝代的贡品。又传这里的牛心柿堪称一绝。民间还有传说大市聚又叫大柿聚。现在正是牛心柿开摘的季节,将熟的柿一个个挂在将落叶的枝头。柿由青而黄、由黄而红,叶则由厚实而渐薄、由青绿而枯黄。令人遐想无穷。我问杨轶:"这色彩当以如何表达?"杨轶却答非所问:"从本质上。""本质为何?""生命"。于是我想起了前几天跟另一位画家切民兄的一段戏言。
 
     我种了一支俗称"苦囵敦"的植物,新昌人又叫"向天炮",北方称"洋姑娘",学名叫金龙果的。因为果实累累,便喜不自禁,斗胆叫了工笔画家切民。画了几天,他突发奇想,对我说:"要是从它生长开始每天依它的颜色画,这画说不定会非常有味道。"我想杨轶这话与切民之思有异曲同工之妙。似这深秋的凉风。生命从虚无中走来又走向虚无,而过程则是非常的实在,就象世间万物。"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说的就是这个道理,生命的意义我想也在于此了。成熟与萌芽都是一种瞬间的呈现,我们所要掬取的,也就是这一个个的瞬间了。
 
     我把这个想法跟杨轶交流了一下,杨轶的眼中有了笑意,他长叹一声:"梵高穷毕生精力留下了一大幅向日葵。葵盘里爆出的一粒粒黝黑、坚挺的果实谁说不是在与苦难久久的相持中得来的呢?"
 
     站在秋天的边缘,透过红红涩涩的牛心柿,我看到了被岁月折叠起来的春天了。我看到牛心柿开花的喜悦,我访到群峰在欢快地起舞,小草与山花们一起为一个新季节的到来歌唱。色彩幻化了……
 
     还是这一天,天高云淡。在大市聚西乔弄水库的坝上,我与杨轶同时访到了各自心中的春意。水碧绿,眺望远处的山,色彩斑斓,有秋风从我们的身上拂过。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