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父亲,保重  

2007-10-16 23:53:17|  分类: 竹影飘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凉了!晨昏的温差变得很大,白天在衬衣外面加了件羊毛背心又套上外套,还是不觉得暖和。想起孤单的父亲,不知是不是加盖了衣被。以前逢台风什么的,我总会打只电话过去让父亲加衣添被。父亲乐呵乐呵地回应我:我自己会注意的,你也不要冻着了。
       自从妈走了以后,父亲的生活开始变得孤单。母亲在世时,几个姐妹几乎每个星期会去家里看看父母。自从母亲走了以后,姐妹们去得也少了。有时候逢年过节也不去看父亲了。听父亲说,八月十五日,小妹还跟父亲吵了一架。说是怨父亲不让她们去祭奠母亲。有些过份,母亲的遗像一直放置在台案上,香、烛俱有,况她们都有父亲家的钥匙,谁不让她们去祭奠母亲了?父亲年纪这么大了,还要为这种事情让他生气,委实不应该。
       我曾跟父亲说起,让他去找一老太婆来做做伴。可是父亲不同意,他说这么大年纪了,再这样搞是要被人笑话的。他也不想给我们留什么后遗症。我理解父亲的心情。可惜我太忙(其实也是借口),去看望父亲的次数不多。多半是父亲有事情了,我才过去的。偶尔送点父亲爱吃的物品过去,也都是来去匆匆。好在父亲心态较好,白天几次过去看望,老父亲总坐在楼下的小店门口看人下棋。年轻时学点东西,老来也可以作为排谴寂寞的一种方法。
       今天是冷了。父亲的床是一张双层床。冬天把棕绷放在下层,把席梦思垫在棕绷上。到了夏天,把席梦思挪到床下,把棕绷放到上层就可了。席梦思和棕绷都很沉,我一个人是无力进行此操作的。父亲还睡在凉席上,应该帮他把棕绷搬动一下了。因为昨天提成捆的参赛稿子,把左手伤了筋,所以叫了鸟飞江边和风抚云涛兄去父亲家里帮他处理了一下。
       父亲告诉我头晕得厉害,最近是大佛寺也不去了。我叫他不要去,适量的户外运动最好是到边上的江边走走。也不要走太远。父亲四十多岁时,胃被切除了四分之一,虽然未见有胃病的迹象,但高血压是肯定的。季节变换,我怕父亲会受风寒。
       今年五一,父亲说要去寻根访祖。我叫了一个朋友开车送他过去,年老的他,凭着儿时的记忆,硬是找到了那个叫石领口的村子。见有族人来寻根,村中年长的族人竟泣了起来。这位族人的子女事业有成,都在杭州发展。身边没有亲人。这一泣是因为孤独。在那时,我就想着不能让父亲再孤独了。
       父亲老了。满头的白发,满脸的皱纹。看着父亲的脸,我有些辛酸,也有些羞愧。我甚至没有为父亲去请一个保姆来料理他的生活。
       父亲,你一定要保重,你一定要长寿。否则,九泉之下的母亲是要怪我的。

                                                                                     2007年10月16日23时52分在线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