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叶延滨说“三人成道”——陪同诗人游天姥侧记  

2007-10-29 00:07:07|  分类: 竹影飘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终于可以歇下来在博客里自由地逛逛了。中国诗歌万里行——走进天姥山的活动也告一段落。这几天的陪同任务把我搞得够惨。起早不说,光陪着诗人们行走在山水间就累得不行。看来是有些力不从心了。
       来的人当中,有晓雪(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云南省作协主席)、舒婷(福建省作协副主席)、叶延滨(诗刊杂志主编)、李小雨(诗刊副主编)、李松涛(辽宁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傅天琳(重庆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张同吾(中国诗歌学会秘书长)等一行十五人,外加浙江大学的六名外国留学生。这次中国诗歌万里行是作为文化旅游节的一项议程在进行的,我之所以参加接待工作是因为我觉得政府把文人请来参加文化节,是一种文化的进步,只少是纯意义上的文化开始渗透唱戏了,它不再是搭个台来让经济唱戏。
       叶延滨先生在启动仪式上的讲话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们是来向天姥山学习的,是来向天姥山下的老百姓学习的。我以为这是真正的诗人的姿态。诗歌是一种高雅文化,但它必须从民间汲取养份,并且将思想还给民间。如果诗歌没有从贵族文化中走出来,那么诗歌的生命力必将有限。即便风花雪月,即便宫庭诗歌,诗人们赋予的还是从民间思想中提炼出来的精华,最后将这些精华还给民间。平民化的诗歌更适合贵族阅读,何况我们所处的时代目前还处在“有富翁但没有贵族”这样一种状况下。
       于是,在大佛寺、在千丈幽谷、在天姥山古驿道、在沃洲湖真君殿,我看到的是诗人们充满好奇的眼光。相信这些眼光过后,他们会对天姥山作一些新的思考,做一些新的定位。山水其实是文人的山水,“天下名山僧占多”,古时候的这些僧侣当中不乏诗僧,他们的笔赋予了山水以灵性,于是一座座山成了佛,一道道水成了仙。今天的诗人,把他们对山水的思考融入到诗当中去,于是旧日的山水便会成为明天的风景。
       叶延滨坐在司马悔桥上拍照片,我说叶老师你成道士了。他笑笑。接下来我们在桥头拍三人合影的时候,叶延滨对我说:三人成道,这回才是真正的道士。话不深,意有点重。这符合叶延滨含蓄的诗歌风格。
       诗人们只在走马观花,走马观花也很不易。虽然没有深入天姥的心脏,行走在古驿道上的诗人们的眼神和他们的交谈告诉我:这样的地方是值得一走的。李松涛说,论山水,辽宁的山水比这里更奇更秀更清,但辽宁的山没有如此深厚的文化积淀。李小雨则对水冲木化石有非常的兴趣,站在木化石边上,兴致勃勃地照了好几张相片。诗人们并不活跃,他们行走的步屣是稳健的,他们的思索是独特的。这我可以在现场的题书中看出来。张同吾先生的诗歌评论做得非常好,他的书法作品也非常好。刚刚昨天早上,中央电视台还在播出有关他的专题。有趣的是这位张同吾先生居然改了我的名字。他题笔为我写字的时候,问了一下我的名字,他大概听错了,看他写的时候,我也将错就错地没有指出来。于是我便多了一个叫张方的名字。他题的是“张驰有度方圆自如”,落款处还写了“张方先生雅念”几个字。我也不想去纠正他,那个时候我想起了王子猷雪夜访戴。
       因为对军人有一种特别的情感,所以我跟两位来自军旅的诗人接触多了一些,他们是海军少将祁荣祥和空军大校李松涛。年轻时就挺喜欢李松涛先生的诗,这次唯一有关诗的话题也只跟李先生谈起过。看来李先生还一如既往地自信着并喜欢着他的诗歌(他是鲁迅文学奖得主)。对祁将军的了解,则是在为他做书童时。祁将军不善言语,先题了一幅“上善若水”。然后为我题了一幅“亮剑”,尽显军旅诗人之风采。一位跟着她妈妈来的上幼稚园的小朋友李昊楠,说要一幅将军的字。我很喜欢这个小女孩,我跟祁将军说让他为小女孩题幅“剑气琴心”的字,祁将军想了想,对我说“写剑胆琴心好不好”,我想了想,觉得这一字之改更好。落款处,当将军写了“布衣将军祁荣祥书”这几个字,着实让我感动了一回。
       曾跟李小雨讨论铁凝的错别字。李小雨的观点居然跟我一样:错了就是错了,错了要勇于承认并改正。并说她以后得多上上网了,还有傅天琳,说回去要搞个电子信箱了。
       活动中活跃着的总是那些年轻人。几位分别来自美国、德国、加拿大、多哥、土耳其的外国留学生们在古驿道上非常欢快。此前他们还在抱怨着说“这次来感觉总是在上车、下车”,那是因为第一天的时间排得太紧。昨天他们很放松,那个美国来的汉语讲得最好的女孩子居然钻进了厕所要拍照了留念,也许她还没有见过如许的厕所吧。但我感觉她的文明程度确实有点高。她要与一位坐在石头上的老大爷拍照留念而征求意见,老大爷因为听不懂她说的汉语,连连摆手。当我明白过来她的意思并征得老大爷同意,让她坐下拍照时,她说“这是一定要老大爷同意的”。我没有记住他们的名字,但我记住了他们,一群喜欢汉文的年轻的外国朋友。他们同样喜欢着诗歌。
       写博客前,突然收到了著名诗人李犁的一个幽默短信,感觉挺好。这个某个电视剧制作中心的艺术总监,总是有些与众不同。在旅途中,他从来没有跟我谈过诗歌,他跟我谈的是现在的电视剧的剧本。
       诗是有一定外部形式和内核的,但诗人是随意的。就如其他人在真君殿里面挥毫,而李松涛、傅天琳、李小雨在大门口谈诗一般。
                                                         2007年10月29日0时05分在线草就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