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涛哥  

2008-03-14 01:05: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一行人走出凯迪歌厅,发现离别已无可挽回地到来了。街灯昏暗,连空气也弥漫着这种分离的气息。
       涛哥要走了,他要回到宁波去创业了。新的公司商号已经注册。为了表示对三十六湾论坛的怀念,他将他的公司名注册为“云涛制衣有限公司”,取其网名风抚云涛中的后两个字。当我在论坛上看到涛哥的告别贴时,心也同样变得酸酸的。这是一种很复杂的情感。我在他的贴子后面跟了一句话:“涛兄,无论你身在何处。我们依然期待着有“和你一起走过的日子”!好男儿志在四方,今天的分离是为了明天的重逢”。
        话这样说了,心里却浮起了与风抚云涛相处的点点滴滴。
已经记不得是在什么样的场合中认识他了,抑而是某次活动中,或者是在某个酒店里。他挺有特点,是那种让人过目不忘的人。初次见面,并没有留下太好的印象,是他挂在脖子上的那支很粗的金项链使我产生了“这是个暴发户”的感觉。也是因为这支金项链,后来让我真切地感受到了人不可貌相的道理。
       一次我们去八寺山茶山采风,同行的国学大师曲教授要为茶场留点墨宝,让我写首诗。诗的内容我已经忘记了,但我记得我的诗中有“风抚云涛”这几个字。活动照片上传后,风抚云涛好象跟过一个贴子,引起了我的注意。再后来,因为活动,便渐渐地有了一些接触。知道了他是奉化人,每周末一般总是准时返奉化与家人团聚。在新昌与朋友一起开了一家公司。恰巧那家公司的另一个投资者也是我的朋友。于是与涛哥的交往也渐渐地多了起来。
       在我的印象中,涛哥是个怀抱流浪心情的人。他先在宁波发展,担任着一家公司的副老总,后来又跑到舟山去办厂。来新昌后,他手下的一个员工为他在论坛里注了一个名字,让他有空的时候来泡泡论坛。他真来了,网上发发贴,网下交交朋友。用他的行动赢得了大家的尊敬。他总是在寻找,寻找一种能与他精神领地高度吻合的精神归宿。与涛哥接触后,发现涛哥其实是个很含蓄的人。在我心中,他不再是一个暴发户,而是一个新颖的与时俱进的企业家。
       他是个乐达向上的人,充满了幽默。与人相处的技巧里,这是一种机智。这种机智决定了他肯定会与人友好相处。他又是个细心的人,于是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喜欢跟他交流交往。在生意场上,细节会决定成败。在与朋友交往的过程中,细节也同样很重要。他是个仁厚的大哥;又是个懂礼数的小弟。他粗犷的外表下,包裹着的是一颗追求完美的心。尽管担任着总经理,开着私家车。但大家乐意叫他涛哥。尽管我比他年长许多,但我也跟大家一起,乐呵呵地叫他涛哥。学他的奉化腔。
       跟涛哥一起钓过鱼,跟涛哥一起喝过茶,也跟涛哥一起研究过厨艺。从涛哥身上,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我学会了烧海鲜,学会了吃海鲜。学会了煲汤喝。学会了自己给自己的精神世界留一方快乐。
       跟朋友相处是一种缘。投缘的人,才会常在一起。“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于是,就有歌厅里许多大老爷们为涛哥饯行时唱的歌:《朋友》《与往事干杯》《把根留住》《你怎么舍得我难过》《驿动的心》。。。。。于是,酒量很好的涛哥才会豪气冲天地喝上十三瓶啤酒。我从那些朋友的身上,同样看到了对涛哥离开新昌的不舍。一个很适宜做朋友的人,告别这个圈子的时刻,他的心是沉着的。我知道涛哥的笑容后面,流露着的,同样是对第二故乡新昌的不舍。用他的话来说:在新昌的三年里,他对新昌结下了不懈的情缘。涛哥说会常来新昌看看的。
       那么涛哥,就期待着你常来新昌看看。我还要跟你研讨厨艺,还要跟你一起去钓野鲫鱼呢。何况这里,有曾跟你朝夕相处的朋友,有你关心鼓励过的兄弟。
        (在涛哥还没有离开新昌的时候,我写下上面的文字,是为了不能忘却的纪念)

                 2008年3月14日1:05在线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