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文学需要秩序——韩寒现象的思考  

2008-06-24 11:25: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几天了,一直想骂人。骂谁?骂韩寒。韩寒是谁?一个挺热门的赛车手,一个印象当中没有上完高中的作家。我曾读过他的成名作《三重门》,是硬着头皮读下去的。读完后,感觉与与报章杂志电视宣传的相去甚远。我没有将它作为文学作品读完,我只是将它作为一种年轻的文字来看。后来《三重门》也就堂而皇之地立在我的书柜里。现在我想把它从我的书柜里取下来。但不知道取下来后如何处置。烧掉,是对文字的不敬;扔了,也同样是对文字的不敬。再则,真的烧他的书扔他的书(原谅我没有将它写成作品),我也成了愤青。于是亦不屑。姑且让它与大师们相并立在书柜里。与这本书同立一行的,还有巴金老先生亲笔签名盖章的书。
       前几天在上海巨鹿路675号,上海市作家协会的接待室,一间充满法式情调的接待室里(那里的人称它为东厢房),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萌芽》杂志主编赵长天先生和上海市作家协会办公室主任温国光先生接待了我们。赵长天先生的大名在我少年时就有耳闻,而温国光则是多年的老朋友了。我曾对温主任说过,认识他以后,我改变了对上海人的看法。因为新昌的大佛龙井茶被上海的作家们认可,所以近几年温主任几乎每年来新昌一次。唯独今年,温主任的母亲有病在身,温主任遵“父母在,不远游”的古训,没有来新昌,但他还是让司机带来了他的问候。
       看到赵长天时,我第一个印象是:这是一个忠厚长者,博学多能。温主任叫工作人员拿了一迭书过来,是赵长天先生的著作《孤独的外来者——大清海关总税务司赫德》。问了我们去的一行人的姓名后,赵长天先生在每本书上签了名,然后介绍起了赫德,这个曾服务于清朝政府的英国人。在听赵先生介绍的时候,我很希望赵先生能谈谈韩寒,但赵先生笺口不谈。是我找了个由头插了句话“赵老师还是发现韩寒的伯乐呢”,赵先生才说了句“当时新概念作文大赛是为韩寒开的专场,因为邮途的原因,通知没能如期到达韩寒手里。看来赵先生不愿谈韩寒。
       关于赵先生对韩寒的看法,我从网上发现了一些。看来赵长天先生是个传统的人,骨子里透着的是那些传统的中国文化。虽然他将《萌芽》的定位作了调整,用他的话来说是“《萌芽》不发表18岁以上的人的作品”。我对赵老师说我年轻时曾向《萌芽》投过稿,还得到过编辑的亲笔回复。赵先生不迭地问这位编辑是谁。确实因为年长月久,我也确实记不起这位编辑的名字了。
       由《萌芽》再谈到韩寒,谈到韩寒对美国那个歌星的辩解,我对赵先生说:年轻人愤青一点是好事,到了我们这把年纪是想愤青也愤不起来了。我还打圆场说“其实这次地震,韩寒的表现还是不错的,他还直接去过灾区。赵先生是还是笑而不答。我从后来看到的资料上,知道赵老师对韩寒的不尊老多有反感。
       继《三重门》之后,我几乎没有再看到过韩寒的作品集。后来继续引起我注意的,是韩寒炮轰一个老文艺评论家,有些话说得简直不堪一提,此后又因为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在转播一个赛车赛事的时候,因为韩寒出镜太少或没有出镜,他居然说要封杀中国中央电视台。我忍不住说了一句话:我们可以没有韩寒,但我们不可以没有中国中央电视台。我尊重韩寒的劳动成果,但韩寒的标新立异却另类得很。艺术创作是有规律可寻的,决不是异想天开就可以成就作品。
      这次我是真的想骂了,因为他跟一个叫陈丹青的在湖南卫视一档电视节目中就阅读与小说进行讨论时语出惊人,“炮轰”众多文学大师,称老舍、茅盾、巴金等人的“文笔很差”,“冰心的完全没法看”。虽然没有对这些前辈的个人品行进评判,但他们对大师作品的轻薄已足以使我感觉象吞到了蛆虫。对文学大师心怀尊敬之心是一个民族的基本涵养,是一个文人的基本修养。把“批名人”招“骂”当作保持大红大紫光环的灵丹妙药,其实是很肤浅的。大师的作品并非不能批评,但不能全盘否定。全盘否定大师的作品,就是全盘否定在此以前的文学成就。不仅对大师,他们对中国当代的知名作家也一样轻薄。“像余华、苏童,我看一页就放下了”,“这个是得罪人的事情,点了名事情不好,但是我只能说他没有骗住我,没有让我读下去”。韩寒表示说,余华的小说他一本都没有读下去。只看了一页或者一本都没有看过,就抨击起他们的作品来,更显出了韩寒的无知和浅薄,更显出了韩寒的井蛙之见和夜郎心态。
       我是读过一些韩寒的作品的,偶尔亦去韩寒的博客转转。向年轻人学习是我一惯的态度。年轻人偶尔愤青,也可以促使发展,激发活力。只是现在,我发现《萌芽》和赵长天先生发掘出了韩寒,是中国文化的一种悲哀。世界是需要秩序的,文学也同样需要秩序。韩寒之流的标新立异已经超出了学术的范畴,于是我想骂,但我最后并没有骂出声来。因为我忽然领悟和意识到:用目前的眼光去批判韩寒十多前年前的《三重门》,是不合时宜的,韩寒在进步,文学在进步,赵长天先生也在反思。在今天的背景下用今人的目光去评判昨天,是会有诸多偏颇的。
                                                                                                     2008年6月24日11:25在线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