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诗人是什么——悼广东诗人吾同树  

2008-08-04 01:01: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开网易新闻,不经意间读到了一条消息:“广东诗人吾同树轻生 压力大?太抑郁?”只看到这一消息便让我想到了去年自杀身亡的诗人余地。余地走后,我为他写了一篇悼念文章。与其说是在哀悼诗人的离去,不如说在为自己的精神世界送葬。诗人的心是敏感的,是脆弱的。我至今还不明白那些杰出诗人的结局为什么那么让人的心灵振颤。如果说徐志摩撞机而身亡是一种瞑瞑之中的力量,那么海子呢?余地呢?还有眼前的吾同树呢?
         今天早上,我还读了一遍余秋雨的莫高窟一文,我感觉我是用小学生的虔诚在阅读生命的,我的思路被余秋雨所吸引。在亲近书香的日子里,我去了久不迈进的新华书店。我看到一些学子在席地而坐,一些学子在掩卷遐思。相对于他们,我觉得我自己更近一些功利。因为他们是为了补充养份而来,而我,则只是为了怀旧,书触动了我的某根神经。在今天的新华书店里,我特意留意了一下诗歌,那是我曾经的梦想。然而,一些诗集的封面已被染上了某种不为人所轻易觉察的颜色。我感到有些压抑。这种压抑感早些年在杭州晓风书店里曾有过。我觉得我无法融入这飘香的世界了。究竟是书弃我而去还是我对书望尘莫及,我至今仍然不敢想结果。
        吾同树是诗人,面对他的轻生,我同样想不出来是诗人抛弃了诗歌还是诗歌抛弃了诗人。海子走后,成千上万的诗人们为他共同歌唱一束麦子。我不知道面对吾同树的最后的诗歌,我们还能作何感想。
        我年轻时曾在墙上挂过一个条幅:沉默决不是诗人,诗人绝不会沉默。可是吾同树沉默了。
        曾为汶川地震后诗人们表现出来的激情所感动,也曾这样幼稚地想过:诗歌,又面临着一次复活。可是吾同树的离去让我不再产生幻想。诗歌,不过是旧时风月。诗人,无论是狂放的还是内敛的,最终都是理想天国中的疯子。那么让我对吾同树说一声:疯子,你走吧!你前有去者后有来者的,但诗歌不朽!
                                                                                2008年8月4日晨0时48分在线
附吾同树的最后的诗:

消失

一只鸟,在层云上飞

那疲倦的身躯、迷茫的眼神

只能被云朵的灰色遮蔽

或许云有多么脆弱,然而

他无法穿透,他的力气已将用完

内心的虚弱,更能感觉天空的缥缈

努力地扇动翅膀,依旧没能绕过

雷电潜伏在云的周围

他爱的人都在下边

大地上熙熙攘攘地过往

他们无法飞起,沉溺其中———

幸福和苦痛,在尘嚣中难分彼此

雨下了,寒凉的雨丝

没有零落的羽毛

再无孤独的影子

之后,天空像新鲜的蓝床单

而大地,继续像垃圾场

物质坚持物质的腐烂

梦在无形地蒸发,一切在缓慢地

消失,于相近或遥远的未来。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