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贼星高照  

2008-09-06 08:45:57|  分类: 闲品咖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直以来,都不愿打这个“贼”字。找到贼字的五笔输入法,还是翻了《五笔字型速查字典》,象小学生学查字典一样地按部首将这个贼字的打法找了出来。以后,这个贼字的打法是不会忘记了。以前,虽有几次被贼偷的经历,但恨尚不至于咬牙切齿。每次看到路人在揍小偷时,看到小偷血流满身泪流满面时,声嘶力竭地求爷爷告奶奶般的可怜样,还会生出一些悲悯心来。从今夜开始,不再对小偷心怀悲悯了——如果再对小偷心怀悲悯,那是我的个人品质有问题!
       以前读庄子,“鹪鹪巢于深林,不过一枝,偃鼠饮河,不过满腹”,总是颇多感慨,认为小偷不过偃鼠,不过是裹腹而已。虽屡受小偷光顾,对小偷却并不愤怒到诛之的地步。还总为司法机关对盗窃罪的量刑崎轻而辩之:可能是因为对国家来说,财富总量相等,小偷窃财,不过是财富的再分配。事实证明我是多么的愚蠢!
       小偷算是敌我矛盾还是人民内部矛盾,我至今还没有搞清楚。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所谓小偷的财富,一定不是正当渠道得来的。几年以前,小偷入室。将娘儿俩睡在一起的房间中的包明晃晃地拿了走。惊了娘,醒了儿。待贼子走出家门,孩子他娘才跑到我的房间对我大叫“我的包被人偷走了”。连长裤也没有来得及穿,就追了出去。我的脚步哪有偷儿快啊,追不上回家还对他们娘俩说:你们做得对,安全最重要。一来宽慰妻子失财之痛,一来也是想让孩子不要冒太大的险。还对他们说:如果明晃晃的手电光在你们脸上划过,你们一定盯闭着眼睛。不甘心又出去找,结果发现包就丢在离我家不远的路边。包里的现金自然是没有了,但银行卡和身份证件都在。还夸这小偷偷得侠义,补办一张身份证毕竟要花很多时间。
        这辈子,与贼打交道的次数也不能算少。钱被偷,文被盗。钱财被偷事小,文章被窃事大。积多年生活之思考而闪出的火花,被侵犯了权利。偷财者,一定是贼;窃文章者,实在不忍以贼相称——毕竟是有些风雅的事情。于是乎,有一次,我找到了抄袭我文章只字不改的一个作者,在他们单位的办公室里,我对他说“谢谢你喜欢我的文章”。喜欢两字,内涵有些多,当代小偷,并非生活所迫,恐怕亦是因为喜欢钱财而窃。相对而言,窃比抢要文明。小偷做的是背靠背的事情,至少不伤人性命,不是剪径的毛贼。
        入秋以来,不断遭贼偷。以至于心情都坏了。本来清秋季节,天高云淡,遍地金黄遍地红。摩托车被盗后,淡淡一苦笑,找到了地下室里尘封多年的儿子的一辆山地自行车。稍作修整后,当起了代步的工具。还自我嘲解说“自行车在国外不是交通工具,是体育用品”。前天傍晚专门去给它配了一把锁,昨天又将地下室好好整理了一下,为它腾出个栖息的地方。谁料想,傍晚的一场大雨创造了它离我而去的契机。约好与朋友一起晚餐,行至半路,天竟下起了铺天盖地的大雨,无奈将它停在路边的檐廊下。等晚上回家后,忽然想起了它,于是徒步过去,想请它回家。可是它竟走了。拿着崭新的钥匙,我竟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哭。这该死的小偷!
       贼字现在我是已经打得非常顺畅了。一直不愿打的字现在不仅会打,而且还打得非常熟练了。电脑前,此刻映入我眼帘的是两把崭新的钥匙。贼子的可恶不在于他窃了多少钱财,而在于他影响了旁人的正常生活。该打该诛,下次如果有贼子被我遇见,我一定会将儒雅丢在一边,狠狠地踹他几脚的。
      “娘打格贼子”。我想起了我爷爷生气时骂人的口头禅。
                                                                       2008年9月6日  8时45分在线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