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石缘  

2010-08-07 17:57: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多星期以前罢,儿子带了他的同学来吃晚饭。去买菜回来的路上,忽然看到一块石头静躺在绿化带里。露出的一点点颜色让我自然地走近了它。
    平时跟一些玩石的朋友在一起,偶尔会听到他们说起石头。谢鲁渤应该算是我的朋友中间最会玩石的了,也去过吕士君的石室,见到过他床里壁都是石头的模样。
    与石有缘。新昌县的第一个石展还是我操持的。当时我在大佛城的城楼里办公,办公室门前是一个很大的展厅。楼下的房子基本是空着的。所以当章群星过来跟我说陈拥军想办个石展,我答应帮助操办。展出的是一些大型的石头,以灵壁石为主体。那时玩石的人还没有这么多,展出的石头也多为适宜庭院装修假山。恰巧《浙江日报》在新昌举行一个秋季散文笔会,作家们就住在白云山庄。于是就约了谢鲁渤、袁明华、苏向国等几位,触摸了一些石头。此后新昌的玩石成风,当与这次石展有关联。
    我生性似顽石,常被人喻为“摆不平的三角石头”。虽与石有缘,却从来不曾认真把玩。三十多年以前,俞苗金在武汉上大学,去三峡游玩回来,赠我一块三峡石,上书“慎思”。这块石头,我一直很喜欢,搬了三次家,都没有遗落。不在其石之贵,在乎朋友之谊。搬来搬去都未曾遗失的,还有几方印章,石质都应该是很普通的。有一回,三夫老兄送了我一方不规则的印章石,我让国门老兄去刻几个字。不曾料想何国门只刻了“逢花驻马”几个边款,后来得知门兄不刻不规迹的印章的,也真是难为了门兄。
    今年五月,谢鲁渤来新,我与吕士君陪他去新昌奇石城观石。这次,我感觉到谢鲁渤的爱石情结了。在一块广西石跟前,他轻声地把我叫过去,面呈惊讶之色:“这块石头只要800元?怎么只要800元啊。”我窃笑,把主人潘大林叫了过来。潘大林见谢鲁渤如此好广西石,立马说要赠与。谢坚持要付钱,还悄声跟我说“不要让人家以为我们是打秋风来的”。那次参观石展,我有了一块和田子料。我偶尔会把它放在袋子里,闲时玩玩。这大概是我正式玩石的开始了。
    玩石的人中,我最欣赏的是吕士君。吕公玩石,远近有名。床里桌上,无不有石。连家门口都放有石头一枚。吕公的石头,都是自己亲手在自然里择得的。他会与妻子一起,花三、五天,小住溪边,捡水冲石头。他那块得了什么一等奖的石头也是他捡来的。我慕吕公对石之痴,也羡吕公不以石谋利之风。所以吕公为文,平实朴素,现自然之势。这想,这玩石、为文、做人,原本也是一体的。
    绿化带里的石头,我是搬了回来了,有点沉。上二楼我还中途歇了次。顾不得洗菜,我先去卫生间洗涮石头。当染在石上的污泥渐褪,我的双眼渐渐发亮。那真是一块上好的石头呢。正在洗时,三夫打电话来邀我晚餐,问我在做什么。我告诉他我在洗石头。听得出电话那边他的惊奇。我说我捡了一块好石头,就送给你了。晚饭时带了相机,将石头的照片让他看了。他亦赞此石。我寻思,这石头跟了石三夫,也应该是物有所值了。可是直到今天,三夫才来看石。看完后并没有马上取走,我也乐得再看几天。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