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老屋  

2010-10-11 12:55: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直搞不清楚故乡与老家的概念。所以对爷爷留下的旧宅,我一直不敢称老家。
      我只叫它老屋,叫它老屋应该是不错的,哪怕叫我的老屋,表达也是准确的,毕竟那里还流淌着我幼年时的气息。
      老屋在大明市一个叫蟠龙山的小村子里。从谷歌地图上搜索蟠龙山,有一个特别明显的标记,乡村公路呈S型弯道,很急。如果开车,遇上这样的路,一直朝高处开,上了岭就是这个小村子了。
      这个村子应该没有什么历史积淀,我估计建村的时间也不过百年,村子里面零散地住着一些人家,在我幼年的印象中,最集中的人家也不会超过十户。叫法也很直捷明了,张家、陈家。还有老张家、新张家。村子里的地名也基本上是这样命名的:前门山、后门山、大古坟山、小古坟山。不过有一个称呼还是蛮有诗情画意的:燕窝山。小时候,跟爷爷在燕窝山里转悠,却从来没有见过燕窝。倒是常见梁间燕子将窝巢筑在老屋里。
      “不借你盐,不借你油,屋借我住住”,奶奶这样给我解读燕子的昵喃,说这是燕子在说话。后来读《红楼梦》里“梁间燕子太无情”,总觉得林黛玉对燕的描述得不够人性化。
       我不知道我爷爷为什么把房子建在那个位置。现在我常常想起一个词组来形容:“离群索居”。那个前无房,后见不到居,左没有人家,右没有邻舍的地方,现在成了我每星期必到的地方了。远眺群山,见浮云时缓时急。近观脚下,有蚂蚁自在。坐在道地上,春看小草破土,夏拂山风过身,秋听蝉声从容,冬抚暖阳融融。偶尔有兴趣,去不远处池塘里钓风钓雨,自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那一日,道于站在道地里观前后左右,忽然对我说:“按山势,这周边必有一庙宇。”道于是研究佛学、道教的,诗、书、画多有小成,国学颇有心得。听此言,我记起小时候在我的老屋后面,确有一残墙基,听爷爷说是庙。我在跟爷爷奶奶生活的时候,正逢大破“四旧”,所以我没有见过这庙里的菩萨,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庙。看来,智者是很容易达成共识的。
        老屋现在孤零零地立在蟠龙山,一如我的风烛残年。
        门前的景色,到处都有。我独钟爱,那是因为有我的老屋在那里。很多的朋友去那里,也是因为有我的老屋在那里的缘故吧。
老屋里面,我新添了土灶头。时不时地去烧烧大锅饭。门前种上点青菜,只为调节心情。
        很多的新朋旧友,为我的老屋写了诗文,最先是蒋立波,尔后是张文辉,摄影堪称高手的杨富明,也为我的老屋写了诗。他们的文字,促成我有了写一个蟠龙山系列的想法。因为在蟠龙山来来去去的日子里,我感觉确实有一些东西需要表达。
        事关民俗,事关风情。一滴水见太阳。
        老屋渐渐地老去了。板壁被风雨侵蚀,柱脚被白蚂啃食。楼板也因为漏水,很多块霉了。屋后的泥墙,到塌了部分。
        现在的居处,已没有半点个性。但老屋有它独特的面孔。这是我、我们所需要的。虽然板壁和后方的泥墙已被冰冷的水泥砖替代,但我还是保留了很多爷爷留下来的元素。我将杨富明的摄影作品率先搬入了老屋,张贴在堂前的墙壁上,我希望文艺的元素会在我的老屋里窃窃私语。
       老屋是不能倒塌的,不单因为老屋是祖业,更重要的,是我强烈意识到那是我的某一种精神象征。
                                                                2010年10月11日中午12时53分在线
  评论这张
 
阅读(434)|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