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手指的部分杂想  

2015-09-22 18:30: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确定我一分种前正在看特里·普拉切特的《选择死亡》,那真是一部美妙的片子。时长约一小时,我非常认真地看完了它,而且还饶有兴致地跟着对字幕中的口型。我承认我的英语非常糟糕。我所认识的几个有限的英文单词,在我的发音中,完全是中式的发音。
        此前,我睡了两个个小时。是的,是坐在椅子上睡了两个小时。我正对着我的电脑屏幕。醒来我奇怪我会坐在椅子睡得这么沉而且安详。我的右肩麻木,已经侵到了手指上。我时不时地会被这麻木提醒。我非常认真地捏了一下我的右手中指,我想起了X光片中的手指骨头的模样。我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感觉过自己的手指骨头。
       昨天从山居回家的途中,我突然觉得我应该对山居生活写点纯自然的感觉。而手指正是让我特别有记忆的肢体器官。
事实上,我总是在注意手指的功能。
       有一句话在我的印象中特别深,我常常会不自觉地引用它:任何工具都是手的延伸。注意,是工具,不是思想。工具是被思想所用的。我不想漫无边际地对手作一些定位,我只想说,对我来说,手是重要的。我这样说无关对因先天或者后天因各种原因造成手的缺失的人的岐视,我理解他们。
       我只想告诉自己,如果没有手指,我的山居生活会变得单调无味。抽烟喝茶,削草埋灰乃至种植收割,我都得用手去完成。
        当我发现我的右臂麻木影响到手指的时候,我惊恐过。
当我坐在椅子上沉睡了两个小时后醒来时,我发现一种姿势可以让手臂的麻木感消失。这一发现让我立刻变得自信和开心。

        我暂时还没有办法验证这种姿势是否准确或者以后是否有效,但这次我是很实在地感受到了。
        我打开电脑,想快速地进入博客的页面。可是这要命的网速,让我连续按了好几次回车键。
        其实我并不明白我想表达什么,但是我想敲几个字。我明白我现在的语无伦次。
        天色已渐渐地暗了下来。
        前几天剥栗子的时候,有几个细细的栗刺扎进了中指尖。很要命的痛。一碰到硬的物件就钻心地痛。十指连心痛。古代的刑具中好象就有这种貌似可以隔山震虎的工具。发明这种刑具的人,是一定受过扎指尖的痛的。
       一定要明白,指尖带来的痛,是钻心的。
        昨天喂小猫,被小猫的爪子抓了一下,而抓的部位偏偏又是不偏不倚的指尖。
        栗刺是第二天被挑掉了。细细的刺,在肉中,有一处就要让肉化脓了。被小猫刺痛的手指过了一晚就不疼了。栗刺挑掉后也不痛了。
        我想,应该对手指好一些。手指可以感受很多美好,也可以播撒很多美好。保护指尖很重要。
        书法、绘画、写作、雕塑等等的艺术,无一不是通过手表示的。它可以让很多的无形变得有形,可以让许多的不美变得美好。即使现在,如果没有手指,我就不能很好地在键盘上敲字,思想就只能闷在脑子中。
        也许,以后会将零零杂杂的山居随想敲在这里。慢慢地,细碎地。关于种子、关于草木、关于工具、关于播种和收获、关于认识和收成,都会。
                                                                                        2015年9月22日 18:29在线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