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微流诗社--------那时候我们只是喜欢诗  

2015-10-02 02:33: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一个微信群里,突然有人叫我社长。勾起了我对诗歌的回忆。
        当年的我们,年轻,有活力。二十多年前单调枯燥的社会生活,让一群爱好文学、爱好诗歌的热血青年聚在了一起。
       于是,在新昌城关镇红色路15号,一本32K的手刻油印刊物就诞生了。诗社的名字叫微流诗社,社刊就叫“微流”诗刊,刊名还是八十多岁的全国政协常委、著名老诗人臧克家先生题的。臧克家老人,大家都不陌生,他的名句就是“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那时候,我们只是喜欢诗。
       那时候,文学是可以改变人的生存状态的一种手段。
       那时候的文字,不象现在这般自由。但那时候我们热情洋溢。
       那时候我们把诗歌比作生活的海洋,那时候我们自以为是流向海洋的一股细流。所以我们把诗社起名叫微流。
       正是诗歌从口号诗走向复苏的那段时间。小说也渐渐地从伤痕文学中开始走向更接近于文学本身的创作尝试。
       已经记不起是谁提议要成立诗社的了。发起的是丁幼源、伏钢和我。分工是:丁幼源因为刻得一手漂亮的蜡纸字,就由他来负责刊物的排版刻字,伏刚那时候诗才就显露了,得过福建日报的海山杯诗歌大赛的奖,还去福州领过奖。在那里还遇上了当时红得发紫的舒婷。他回来的时候,是搭军机到杭州的。他说他的这段经历,我们都听得口水答答滴。飞机是我们想都不敢想的事。那时候有一辆26英寸的飞花牌自行车,已经是一份了不起的家当了。因此,让伏钢负责外联。我好象是负责全面工作,负责刊物的编辑。
       第一期刊物,伏钢即约了河北邢台的一位诗人和省军分区一位诗人的作品。我也请龙彼德先生为我们写了一首诗。龙先生当时是《东海》的主编。龙先生跟臧克家私交甚笃,臧老为我们题写社名也是龙先生搭的桥。那个时候,能约到名家稿,大抵不亚于现在能组到当红作家的作品。
       刊物相当简洁。用粉红色的厚纸做的封面,页码好象也不多。油印在16K纸上,对折后装上封面,就成了一本刊物。
我们将这本刊物分别往杂志社和知道地址的诗社寄。感谢中国邮政,那时候寄稿件是不要钱的,只要在信封上写上稿件两字就可以免费寄。再后来写上“邮资总付”四字也可以,我到现在都不清楚这邮资总付到底是谁在买单。
       安徽有一张报纸叫《诗歌报》,诗社成立后,诗歌报给我们发了一条消息。这开启了正式的对外宣传。后来,我们与《星星》诗刊、《绿风》诗刊、《诗人》《诗潮》《诗林》等诗歌刊物有了进一步的联系。全国各地的一些自发的类如我们一样的诗歌社团与我们常有了联系。我们会不断地收到他们邮寄过来的交流刊物,因此也多了与诗友们的交流。现在在诗坛上很有名的一些诗人,也与我们有过交流,象查海生(海子)、韩东等,我们会时不时地收到他们的刊物。为了给油印的微流增加点知名度,我还收到过日本早稻田大学中国文学研究所所长松浦友久的寄来的诗作。杭州大学晨钟诗社、浙江师范大学《黄金时代》等等文学社团与微流诗社结成了良好的关系。互相学习互相勉励,引成了良好的交流。
        微流诗社的成长,离不开爱诗的诗友的支持。特别本地。有一年,我跟我的一位朋友说好,让他赞助举行一次诗歌比赛。因为是县内的活动,我联系了广播站的副站长祝诚,得到了祝诚的支持,并同意以广播站和微流诗社的名义联办这次活动。(祝诚后来调到绍兴参与了绍兴晚报的创办并长期担任绍兴晚报的总编。)并通过有线广播,播出了比赛的通知。后来,广播站的站长找到我,说这条通知播出后,他们被批评了。他也很很地批评了我。说这次比赛必需取消。我找到了诗友王中海。王中海当时是县委宣传部的副部长,听我说了情况后,他告诉我:取消就不要取消了,我给你一首诗参赛吧。后来我跟站长说,部长都来参赛了,你说这个活动要取消吗?站长没有再说什么,算是默认了这次活动。此后知道,原来批评站长的是宣传部的一位俞姓干部。这次比赛的举办,使微流诗社迅速壮大,很多诗歌爱好者都纷纷要求加入。
       县文化馆的副馆长潘表球先生,是纯文学期刊《天姥山》的创始者之一。他对诗社倾情支持。县文化馆有一些诗歌活动,他都会放手让我们去做。我们在潘先生的支持下,连续参与主办了好几期中秋赏月诗会。       微流诗社成立之后,县内涌现了很多文学社团。比如儒岙的雏燕文学社,潜溪文学社。还有一些学校也组建了文学社团,比如儒岙中学有繁星诗社。这些文学团体的建立,对营造新昌的文学氛围还是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的。新昌县文化志对文学社团作了专门的收录。现在很多坚持着的诗人,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爱上诗歌创作并且坚持了下来。并且他(她)们取得了相当的成绩。
        诗歌是美好的。即便当时热爱诗歌,后来因为各种原因不再写诗的朋友,也难忘当时的爱诗情结。前几天我读到浙江美力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章碧鸿先生的诗作后,更坚定地相信了这一点。章碧鸿先生当时就是繁星诗社的重要成员。
        微流诗社存在的时间并不长。到正式成立新昌县文学工作者协会(作家协会前身)时,微流诗社就停止了活动。各文学社团的中坚力量大都加入了文学工作者协会。臧克家先生的题字,也被一个搞收藏的朋友生拉死扯地拿走了。
        微流诗社作为一种文学形式的存在,是过去了。但记忆却不会淡去。我在80年代中国民间诗歌报刊发展备忘中查到了微流诗刊,兴奋不已,毕竟,作为一滴水,微流也流过诗,怀想过美好。
        现在,我们依然喜欢诗歌;
        现在,诗歌依然是我们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粮;
        现在,我们依然理性的思考中追求激情和卓越。
                                                                               2015年10月2日晨2点33分在线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