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蟠龙山的梅事  

2016-02-19 08:31: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人喜梅,可从梅诗梅画中体现出来。王安石“华发寻春喜见梅,一株临路雪倍堆。”王维说“已见寒梅发,复闻啼鸟声”。更有朱熹“梦里清江醉墨香,蕊寒枝瘦凛冰霜,如今黑白浑休问,占作人间时世妆。”历来梅为世人所钟爱。我想王安石和王维吟的应该是白梅。倒是“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说的应该是腊梅。更有红梅傲风雪,尤见梅之风骨。

今年下了几场雪,对梅的期待便多了几分。每每有雪花飘过,总心念着蟠龙山居东侧的那片望不到头的梅花。再忙,也会时不时地去访访梅讯。我的朋友当中,痴梅的人特别多。前年章新萍在河北唐山学琴,我从微信朋友圈中看到她念家乡的梅,折了几枝腊梅花快递给她。今年更是隔三差五地打来电话讨讯梅开几分了。

何国门兄更是梅中君子。他入梅林时,竟学古人样,吸梅中露水,含梅花瓣在口。逢花驻马的他,对梅简直是痴若蜜蜂迷若蝶。去年正月,有北平韩修龙兄专为访江南梅而来,门兄是既陪韩兄上蟠龙,又伴修龙入金庭。雪夜还须访梅去。后来韩修龙兄写了5万字的江南访梅散记。

摄影的青暮,那梅的兴趣也决不轻于前面几位。我亲见她钻入梅花丛中,屏气凝神。只听见卡嚓卡嚓的声音。

今年蟠龙山梅事之盛,应是史无前例。几位摄影家,是来了又去,去了又来。爱怀兄前日刚来摄过梅,今天独自一人又入梅海。直到黄昏我离开山居,他还独自在梅花丛中。三番四次与蟠龙山梅语者,断不止爱怀兄一人耳。

我因今年杂事多,去山居赏梅次数少了。我不在蟠龙观梅,蟠龙梅访客多于往常。常有信报说谁谁谁去看过梅花了,谁谁谁又在梅丛。书家力戈兄家女可驹,昨日发我图片,说有以为我在蟠龙,却遇山居铁将军把门,后来又从青暮的图片中看到了力戈兄的脸容,方知是力戈兄带了一群弟子专程去读梅。何国门兄抽了中午时间偕妻同赏。忽接书家光辉兄之电,说要陪人上蟠龙山看梅。心想梅虽近花落季节,人至山居总得热呼杯热茶。于是今天抽了时间上山。车至山居边停下,就见山居门前莺声频传,原来是几位旧识携新友亲近了梅后在山居门前小歇。

蟠龙山赏梅雅聚,原是月中兄首推。后又承国门兄美意,在梅林间搞了次赏梅雅集。吟诗作画挥毫泼墨,演绎了一出人梅情深。搬了画桌去梅林,在梅海中作画吟诗,人与梅融成一体,宛若蜜蜂在花丛中般愉悦。阳光把人的影子与梅树梅花的影子投在地上,煞是好看。随便一瞧,便是一幅极好的水墨。我试想过这样的场景:有雪的日子,在梅边拎一小火炉去,掸了梅上的雪,煮水烹茶,在茶中放几瓣梅,然后歌之饮之,该是多么快乐而忘我的一件事。这时候,一定会物我两忘。

今年的蟠龙山的梅事盛了。是山居幸,亦是蟠龙山梅之幸。蟠龙山的梅,没有开在驿外断桥边,也不是寂寞无开主。更有诗、书、画、影诸家,在梅林中热情若红泥水火炉,烹出了一壶壶春光。梅有知音,人听梅语。寻芳驿路有山居,香飘四海皆因梅。
                              2016年2月18日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