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煝 灰  

2017-11-07 19:52: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太阳把大地晒成了白色的一片。人站在野外,瞬间的时间,汗珠子就会顺着脸颊滚落下来。如果滴在石板上,很快就就只留下一道水痕。真的是白热化了。路边的草,立起来的,枯黄的多,只有贴地的白芪茅草,还顽强地伸展着它头部的绿色,靠近根部的地方,也基本萎了。这个时候的草根,用来煝灰,是最好的。草筋灰,是上好的焦泥灰。

年轻的时候,草木灰的气息是最好闻的。空气里飘过草木灰的香味,真会让人心旷神怡,全身舒展。田坎上的一堆一堆的草木灰,升着淡淡的烟,那香气在空中弥漫,我感觉的就是一种人间烟火的味道。我记得我写的第二首诗就是关于草木灰。

草筋,是早些天就削好的。削草筋跟煝灰一样是技术活。如果光削断草,而不带根,这样的草筋煝起灰来,不会有焦泥,只有纯碎的草木灰。而真正有利于植物生长见肥力的,应该是焦泥。经过煝的泥,因为高温慢熏,土壤的成分发生了变化,经过了一次高温杀菌,又因含钾量很高,盛庄稼叶脉又利于长根。历史以来,焦泥灰为农家种植蔬菜时基肥的首选。

也有人用柴。砍些杂柴,待干,在灰堆基上码成一个圆锥体,上面均匀盖上翻晒过并筛过的泥,灰堆开始煝的时候,因为灰柴在煝后体积会不断减小,顶上的泥经烟熏后,慢慢地滑落到地上。这灰就算基本煝好了。

在我的印象中,我爷爷的灰堆基里,灰是基本常常煝着的。小时候,我会拿几粒黄豆放到灰堆边上,在灰堆脚挖一个孔,然后埋下黄豆,听到“逼、剥”的声音,便是豆熟了。灰堆里煨出来的黄豆,略带淡淡的焦香味,咬起来特别脆。此外,还有蕃薯糕干,六谷等也常在灰堆里煨。有时候还会在灰堆里埋几根蕃薯。灰堆里煨出来的蕃薯,皮韧吊吊,蕃薯僵僵介,极是好吃。

刚去山居的时候,我老是煝不好灰。不是草筋没有削好,火一点就燃烧干净,跟灶膛灰无异,就是因为泥压得太多,草只煝了一点点,火便熄了。所以有一次我在削草煝灰,我的一个朋友特意开车去接了一个他的朋友来,演示给我看。从那时候起,我才对灰堆基和灰泥、草筋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

我奇怪爷爷住过的山居,找不到垃圾桶。我常常在想,我奶奶从屋子里扫出来的垃圾丢到哪去了。也许那时候生活垃圾不象现在这般多。但垃圾在任何时候都是产生着的。后来想,爷爷的灰堆基本上是常年在煝着的,垃圾也成为了灰。这正是一种绿色的循环。垃圾倒在灰堆煝成的灰,叫垃圾灰。垃圾灰用来种天罗、蒲瓜、南瓜等藤蔓植物,是最好不过的基肥。既不用花大精力去处理垃圾,也用担心垃圾太多脏了眼睛。世上的事,形成良性循环,一切便成了圆。

码好灰堆,我的衬衣早已没有一处干的地方了。今天煝的这堆灰,又不同于往常了。这是因为我在码灰堆的时候,将一大堆写过字的毛边纸画过画的宣纸夹杂在草筋中煝了。当我点燃灰堆的时候,我自己先笑了一次。我想到了耕读两字。我以为,这是对耕读两字作了最好的诠释。
    

 

(听说现在不让煝灰了,说是污染空气。千百年来,在人类没有发明化肥之前,草木灰是真正的农家肥。也没见有多少大气污染。又听说农村里不让养鸡鸭了养猪牛了,栏肥自是无处可找了。公共厕所的建立,农家是基本上找不到人粪肥了。而规模化的大型农场又少之又少。找不到有机肥料,我就不明白所谓的绿色蔬菜来自何处了。一哂)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