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消失  

2017-12-22 14:54: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我先笑了。因为我并没有消失什么,我至少四天四夜没下过楼,想消失什么也缺少条件,充其量也不过在某个时间段消失在一些物体的眼前,而且这真的只是暂时的。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突然出现在一棵树的跟前,与它就要落下的叶子对话。也说不定不经意间在一朵花的眼前一闪而过。对我来说,只有时间的消失才是不可逆转的。在时间面前,连消失也那么苍白无力。
        前几天,趁着寒冷还未降临,我去走了一些村庄,也走了一些废墟。也与一些老者有过口齿不清的对话。大树轰然倒地,消失的是人们眼中的风景。
        我常常在想这样的问题,一面充满对未来的向往,一面又死死地抱着过去的点点滴滴,意义何在?无论物质和精神,我们都在这样的矛盾中繁衍。想到这些问题,立马就变得战战兢兢,象一只掉进玻璃缸里的小老鼠。耗尽了精力,最后还是不会有出路。到最终消失的,还是生命体症。
        我消失过很多东西,这种消失让人痛不欲生。牙齿是人与生俱来的人体物质,它可以咬碎无数的艰难困苦,但很多的牙齿还是离开了人体。我年轻时在一个机械厂里操作机床,一段长约84厘米的钢棍突然从高速旋转的机床飞向我,顶端刚好砸在我的嘴唇左上方。当我在医院里醒来,我的11颗门牙已经脆生生地飞走了。从此以后,我就从牙的消失中吃尽了没牙的苦头。张开空洞的嘴,有碍雅观就不谈了,反正本来长得也不帅气。主要的是自此以后,我再也不能面对很多食物。而在此之前,我是极喜坚果的。
        后来镶上了假牙。假牙是用钢丝固定在真牙上的,天长日久之后,因为假牙要借真牙之力,真牙也缩短了寿命。我的真牙,一颗掉在了岱山岛上,一颗掉在了慈溪观海卫。都是席间在咀嚼时掉落的。所以人无全福,美味佳肴也只是一种色诱。
         不单是牙齿。在我的生命过程中,走过看过,消失的东西实在很多。我住过的红色路,转眼间就没了。随同红色路消失的,还有太平缸巷弄,县前巷弄等等一些有历史、有文化、有诗意的名字。也许它们还会存活在某本书里某个档案中。但真身是在机器的轰鸣声中离去了。以前小心翼翼地对待着的一砖一瓦,都在粗鲁的动作里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连哭一声都来不及。
        我的一位搞古建保护和抢救的朋友,面对一幢幢轰然消失的房子,曾痛心疾首地告诉我:作孽哪,明、清建筑的消失,会造成新的文化断层。而我只是淡淡地告诉他:你的愤世妒俗保护得了它们吗?
         一些村庄是消失了,我的牙齿也有去无回了。村庄可以重建,还是一种真实的存在。牙齿据说可以再植,但毕竟是假的了。消失是一种必然,失而复得就成了神话。
        我们还消失了什么呢?
       此时,我的软饭已经熟了。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