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世象  

2018-01-07 02:33: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时代,暗流在暗处涌动。上下五千年,无关风月。天要下雨,娘要出嫁。人在不停地老去,道在不断地变新。抱着祖宗留存的精神,那叫墨守成规。很多的礼仪,只是斯文的需要,与虚伪无关。
         生平桀骜不驯,到了年老,反倒开始反思起来。年轻时自以为是、目中无人,让自己变成了井底之蛙,坐井观天。当知道山外有山天外有天时,已经无力跳出那个坑。真正的夏虫不可语冰。很多的过往,成了一段一段的宿债,象一根一根的绳子勒住自己的脖子,勒得自己喘不过气来,几近窒息。
         我是那种“种田勿落作,读书不进学”的狂人,所以老友苗金在我年轻时就称我为堂。源自塞万提斯的小说堂.吉诃德,他把我比成那个手舞着扫把要与风车战斗的疯子。就这样拿着鸡毛当令箭,跌跌撞撞地活到了现在,越活越觉得自己浅薄无知。这世上太多道道,想懂懂不了,干脆鼻子上插葱,装象。
        祖上有风水先生。我爹说起他爷爷时是眉飞色舞,我眼前便浮现一个独臂老人,腋下夹着罗盘,单手拿着幡。说不定后面我幼小的爷爷还扯着我太公的衣角,却却地跟在他的后面。我去查过宗谱,我祖上来自天台,宗谱上还有我爷爷和爹的名字。说起来好笑得很,自小我很瞧不起天台人,以为天台人就“鸡毛鸭毛鹅毛,牙膏壳落鸡肫皮”,是鸡毛兑大冰糖的角色。头戴小凉帽,一个拨浪鼓,二只小米罗.这是我脑海中的天台人形象.从来不曾想自己本来就是天台人之后,祖宗祠堂摆在那里,我爷爷的神主上分明写着三十二世祖。想否认也否认不了。好在天台还是有很多让我引以为豪的东西,比如剡溪源的铜壶滴漏,比如赤城山,比如国清寺,比如比如……人就不说了,每个地方有每个地方的流芳百世的贤人,每个地方有每个地方的遗臭万年的不淑之鬼。山山有怪鸟,村村出异人。
       元旦这天,慨感世象,缘自我想起了我的师父吕福喜,他是我人生当中第一个师父。话说“三人行必有吾师”是泛指人有所长,而这个师父却是教过我技能的。1979年进工厂做学徒,是吕福喜让我第一次按下了机床的按扭。我这个徒弟很不像话,没有好好跟师父学技术,整天不务正业地去抄黑板报,给石刻师傅手描图案。当时工厂门口一个大花坛上石刻图案全是我的设计,我记得很清楚的还有我的手书“古阁又春浓”几个字。我不好好学,师父自然就不肯认真教。不知道师父是不是在后悔带了我这样一个不争气的徒弟,让他脸上无光。反正我学徒未满,师父调去了别的单位。我就成了浮萍东漂西荡。
        按规矩,对师父是要父母般孝顺的。父母给了身体,师父教了技术。当时的一句口号是“学会车钳刨,走遍天下都不怕”。也许是因为我没有学好车钳刨,所师父渐行渐远。没有请师父吃过一顿好饭,也没让师父脸上有光。感觉挺对不住师父的。更觉得对不住的,是我结婚生子等诸大事,也没请过师父。师父,你现在可好?在礼教的国度里,请允许我现在补上一声问候,虽然现在高喊着国学精神,礼教已越来越远。很多朋友说我们已经是礼仪的最后一拨人了。
        墨守成规是一种需要,忘恩负义必成一种常态。在越来越接近自我的现在,所谓国学也成了某种幌子。君不见赵钱孙李脱颖而出,周吴郑王粉墨登场?
       “ 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诚是。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