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山居老矣,我也将老  

2018-01-07 02:35: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连天阴雨。前两日,天低得象要掉下地来,灰蒙蒙地感觉是落雪的前兆。与雪相关,便想起了蟠龙山的梅。在一大片香雪海中狂奔乱舞,是何等的狂放。与三、五好友围炉,海阔天空,任雪花在头顶狂舞寒天,其景是何等惬意。若能得阮籍一皮毛,就可以象林非先生在穿岩山下的竹林般自在。只是我已蜗居数日,久不出门了。自是梅讯全无。
           上午雨停。表弟政槐一早就打来电话,说要去山居转转。久不上山,实在只是不忍看这一路的断墙残垣。不破不立的道理我懂,破旧立新的轮转我也知。但告别是很痛苦的一件事。
        几天不见,路边大片的绿化树已所剩无几,只有公路边几颗老树,无力地伸着光秃秃的枝丫。黄泽江两岸,公园的轮廓已渐现。果真是人定胜天啊,可谁又能知道日后到底埋下了多少祸患,天不知道地不知道,只有时间知道。
       在山居升了一堆火。环视四周,焟梅已落尽叶子,冰肌玉洁的花瓣,边沿已卷了起来,在光杆的桃树李树中间,竟分外耀目。可惜暗香已远。沙糖桔在绿叶之中探出黄黄的头,满树的金蛋垂首,枇杷花将谢。月季虽有蕾在,终究没有敌过寒意。火龙果是基本整支被冰蚀。却见牡丹已经从沉睡中醒来,花芽越来越呼之欲出。
        雪压青松的场景是见不到了,雪并没有垂顾山岗。道地里的红梅,脆生生地已绽出了红点。没有雪,梅花也要开放,这是毋庸置疑的,可是我无心去那片梅林了。春夏秋冬,我都去访过。我闻过她的花,拂过她的叶,抚过她的枝干,尝过她的果。我跟她们有过无数次的对话,在风里雨里。
        爬山虎和凌宵花,还是那么张狂,裸露的枝干,恍若一条条突起的青筋,牢牢地钉在墙壁上。屋檐下,蟠龙山居几个字已经斑驳。
        山居老矣,我也将老。惟愿“沉舟侧畔千帆过,枯树前头万木春”。天又飘起了雨丝,不变,它就不是天了。虽然,期盼的雪还是没有降临。
                                                                          2018年1月6日于蟠龙山居门前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